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青莲乐府-第17部分

理说离忧现在应该是他那个五妹郑佳怡房里侍候的人了,怎么大白天的在这里出现呢?而且她平日性子都是不急不慢的,从不似今日这般匆忙,难不成郑佳怡对她不好,让她办些什么为难的事不成?
离忧见郑子风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心知他这也是关心自己,便简单解释道:“没什么,我就是出来替五小姐办点事,现在都已经办好了,正准备回去复命,因为时间有些紧,所以才会急了些,一没留神,倒是撞到你了。”
听离忧这么一说,郑子风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问道:“你去那边当差也有十来天了吧?在那里有没有人欺负你呀?还有,五小姐有没有为难你?”
原本他早就想去找她的,可又担心自己这般寻去反倒对她不好,一时又没找到什么好机会。说实话,郑佳怡那人倒应该不会太过为难下人,只是同一个屋子里的其他奴才会不会欺生,这就难说了。
“怎么,难不成要是有人欺负我,你还去替我出头不成?”离忧爽朗地笑了起来,而眼前的郑子风也觉得愈发的可爱起来。
“那是当然,别忘了,我们可是朋友,朋友被人欺负,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的。”郑子风说得相当认真,那天在三清园的大榕树下,离忧说他们当然是朋友时,他心里高兴极了,甚至连去孙先生那上课都觉得不再那般痛苦难挨。
“放心吧,五小姐对我很好,其他人也对我不错,刘姑姑的面子多少还是有一些的,再说我自己又勤快又听话,怎么可能会有人欺负我呢?”离忧朝郑子风眨了眨眼,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着,顺便也自夸一翻,与郑子风逗着玩,调节一下气氛。
见离忧这般说,郑子风倒是完全放心下来,不过这丫头竟自夸自己勤快听话,倒是让他有些忍俊不禁:“算了吧,就你还勤快又听话,你就吹吧,反正吹牛又不用花银子的。”
离忧见状,却也不再与郑子风继续说笑,她已经在郑子云那里耽误好久了,再闲聊下去,一来怕郑佳怡等得心急,二来也怕遇上个什么人,万一看到她与郑家三少爷在这里有说有笑的,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跟你瞎说了,我得回去了,小姐还等着我呢。”离忧朝郑子风摆了摆手,做出个再见的手势,随后便打算先行离开。
郑子风见离忧这么快急着要走,连忙拦住她道:“等一下,有个东西要给你。”
离忧轻咦一声,不知道郑子风又有什么东西要给她,这家伙上次硬塞给她个小孩子玩的提线木偶她都没来得及顾呢。
“什么东西呀?”离忧只好停了下来,暗自猜测着这回这个长不大的家伙又会拿出些什么小屁孩玩的把戏来。
郑子风嘿嘿一笑,顺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圆盒子递到离忧面前:“这个给你,打开来看看。”
离忧没有去接,只是左右瞅了瞅那个小圆盒,摇了摇头道:“我不要,你还是拿回去吧。”
“为什么?这可是一品轩最好的胭脂了,今个上午我出去逛时特意给你买的。”郑子风见离忧连看都不看便说不要,一时有些急了。
“是脂肪那我就更用不上了,你看我脸上有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离忧还真没瞧出来是胭脂,倒没想到这小子竟会想到送她这种女人用的东西。
郑子风听到离忧的话更是不解了,他很是疑惑地说道:“怎么会用不上,我那屋里的丫环好些都用这些东西。你又不是男的,怎么会用不上。这可是上品,一小盒花了我好几两银子呢”
“说了用不上就用不上,我不喜欢抹这些东西到脸上,怪不舒服的。”离忧笑了笑:“再说,无功不受禄,上次你硬塞个小木偶玩玩也就罢了,这回又送这么好的东西给我,应该不是银子多得烧得慌吧?”
虽然也知道郑子风对她有好感,那是一种青春期的孩子最为正常的一种对异性的好感,不过离忧倒不认为郑子风这回特意买盒胭脂送她可只是单单想要讨她开心。
果然,听到离忧的话,郑子风立马神色微变,很是不自在的干笑了两声,随后这才说道:“离忧,你还真是聪明,连这个都被你猜到了。”
不过,既然话都说开了,事情反倒好办得多,郑子风也不再别扭,笑嘻嘻的继续说道:“不瞒你说,我现在还真有件烦心事得需要你帮忙想想办法。”
离忧心知肚明地笑了笑,早就知道这小子是有所图了,之前看他从怀里掏东西时脸上的神情就有些贼贼的感觉,现在他倒是好,顺着杆子直接就提要求了。不过,这个时候她还真是没时间听他多说,反正估计这家伙也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多大多重要的事。
“算了吧,这胭脂我也用不上,你还是拿去送给其他人吧。至于你的烦心事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话就迟些再说,我现在若是再不回去交差的话,只怕不仅帮不到你,还得找人帮我的忙了。”离忧将郑子风手上的东西推了回去,时间真不早了,真有什么事还是等下次再说吧。
郑子风见状,虽心里有些不甘,不过却又担心真因为自己而连累到离忧受罚,再想想反正也不是那么火烧眉头的事,于是便只好点了点头应道:“那行吧,你先回,过两天我让小西去找你,你告个假出来一趟,我可真是有事找你帮忙的。”
“行吧,到时再说。”对着郑子风,离忧也没什么客套的,边说边抬步往回走。
“对了,有个事差点忘记说了。”刚走出两步,她却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朝郑子风笑着说道:“以后你若是要找我帮忙什么的,就别费钱买东西了,直接给银子当酬劳的话,我会更卖力些哦”
说完,她也不理会郑子风的反应,得意地扬长而去。
郑子风见离忧总是对银子念念不忘,一时是哭笑不得,嘴里却也没说什么,心中暗道日后长大了,等他有钱了,一定得拿大把大把银子扔给这丫头,看她整天对他除了银子还能说些什么。
微微摇了摇头,郑子风脸上的笑容却格外明亮,直到看不到离忧的背影,这才朝刚才朝刚才被自己骂到滚至一旁的小厮喊道:“还傻愣着干吗,赶紧走呀”
小厮正呆在那边发着呆,猛地听到自家主子喊他,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应声领命快速追了上去。
而离忧一路不再停留,不过却也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没有走得那么匆忙,不一会的工夫便顺利回到了郑佳怡住的院子。
还没进院门,远远的便看到飞霞在门口来回不停地转悠,见离忧回来了,连忙朝里喊了一声,估计着是让人通知郑佳怡。
“离忧,你怎么才回,小姐都等了好久了,快些进去吧。”飞霞连忙迎了上来,也来不及多打量,拉着离忧便往里走。
离忧见状也没多说,心知飞霞只不过是怕五小姐等得太急了,而并非是担心自己刚才单独被郑子云留下有没有受惩罚之类的,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连问都没问一声,甚至连看都没有多往她身上看两眼。
反倒是郑佳怡来得纯粹得多,在她们眼中郑子云已经不可能同意帮忙,而郑佳怡刚才却还是开口为自己求情并且回来后因为担心她受到郑子云的处罚,所以一直在这里等着她回来。
这样的善良倒真有着人之初性本善的味道,而一个生长在这般环境却又并不受待见的庶出小姐,除了性子软了一些外,还能保持着如此的心性,并没有什么心理扭曲之类的,着实是相当不错的了。
一进正屋,果然见到郑佳怡正坐在那里等着。她面色焦碌,看到离忧后,原本担忧的神情顿时放松了不少。
“离忧,你回来了?”郑佳怡也不等离忧行礼直接问道:“你没事吧?大少爷有没有为难你?”
她边说边上下打量着离忧,冷不防的却被离忧额上角刚才被郑子风不小心撞红的地方给吸引住了。
“大少爷他打你了吗?”郑佳怡自是以为刚才郑子云出手教训了离忧,毕竟出来时看他那脸色是极为不佳的。以他大哥那般养尊处优的身份,今日被一个奴婢这般说笑,一定是不会那么容易解气的。
顺着郑佳怡的目光,飞霞这才注意到离忧额头上的碰伤,她微皱了下眉,略带不满地说道:“挨打了也是正常,谁叫这丫头不知深浅,什么样的胡说也敢说,还敢当着大少爷的面说。好在大少爷还算是看小姐的面手下留了情,否则哪里只会有这么一点事。”
第二十四章:总算出来了
第二十四章:总算出来了
飞霞的话一出,离忧顿时觉得心中如同吃了好几只苍蝇一般,而且还是隔夜的那种,原本也只道这人是个颇有心机、精明之人,却不曾想会这么快来落井下石。
话就那么两名,也没有多么难听的词汇,不过配上那指责与不满的语气,任谁都听得出来是在怪离忧。怪她不但没有帮忙说什么有模有样的话让大少爷,反倒还不怀好意的故意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让大少爷生气,怕是平白无故的更是连累到自家小家身上。
离忧虽心中明白,却也没有刻意去驳飞霞的话,有道是人心叵测,她自然也不会傻傻地希望所有人都对她真心真意的。只是日后对飞霞这种人倒肯定是会更多几个心眼,没什么事最好还是少打交道的好。
“飞霞,离忧也是想帮彩云,这事就别再提了,已经尽了力了。”郑佳怡看了一眼飞霞,虽并没有当面说她,但意思却也十分明白,此时不怪离忧。
飞霞倒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这责任就得由离忧来扛,原本她就不赞同去找什么大少爷帮忙的,没有希望的事却还一定让五小姐去丢回面子,这不摆明了就是离忧不愿去找姜姑姑,所以才唆使小姐去大少爷那的吗?只不过这丫头没想到的是小姐会叫着让跟一起去而已。
“小姐,奴婢可不这么认为。”飞霞朝郑佳怡道:“一早就说了大少爷那肯定没希望的,离忧却硬让小姐去,如今试了倒好,让她死了这条心。不过,姜姑姑那咱们还是可以试上一试的。”
“离忧,你说呢?这回应该没有理由拒绝了吧?”说到这,飞霞别过眼看向离忧,眼神却并不太友善。
之前对这丫头好言好语的她不领情,现在都之个样了,也没必要多做什么表面工夫,直接让小姐下死令去就行了,看她还敢违命不成。真敢连小姐的话也不听,日后在这院子里她可就别想过什么舒畅日子了。
离忧见状,依旧没有出声理飞霞,只是眉头微皱了一下,心中对此人的厌恶程度再次升了一级。别开飞霞的目光,朝郑佳怡看去,见她虽末出声,但脸上表情却可见一斑,想来心中还是抱着想要试一试的想法,毕竟最先便是将希望放在姜姑姑身上,放在离忧身上的。
“小姐,姜姑姑那里奴婢以为没有再去的必要了……”她微微一笑,正欲将郑子云说的话传达给郑佳怡,却没想到话还没说完便被飞霞给冷哼一声打断了。
“离忧,你好大的胆子。小姐让你去这是看得起你,给你一个立功表现的机会,你可别给脸不要脸。”飞霞语气刻薄极了,嘴脸顿时变得异常丑陋不堪:“别以为刘姑姑关照过就天不怕地不怕了,你可莫忘了这里说话算数的是小姐,不是刘姑姑。之前已经够给面子了,你若再这般不识抬举,可别怪……”
“飞霞住口”郑佳怡这回总算是拿出了个主子的样,伸手拍了一下桌子,一脸不悦地呵斥道:“不许如此说话,刘姑姑地托付我自当尽力做到,没什么抬不抬举的。再说这事大家也都尽力了,若有把握,我想离忧也不会拒绝,咱们还是顺其自然吧。”
郑佳怡心中也清楚,本来说服姜姑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更何况姜姑姑能不能影响到夫人的决定这还一点把握也没有。再者,如果离忧不是真心真意的去找姜姑姑,即使去了也只是做个样子,交个差罢了,根本起不了半点的作用。
看来这回,彩云真是命该如此,说来说去也怨不得别人,都是自己连累了她,若不是夫人看她不顺眼,又怎么会借机这般整治彩云。也许卖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若是日后卖掉能跟个好的主子的话怎么样也比跟在她身旁有前途得多。当然,如果运气不好,那也只能怪命不好了。
“小姐,难道真不管彩云姐了?再怎么样也得试试呀。彩云姐可跟小姐从小一起长大,这次也是因为小姐才会闯下这等祸事,若您就这么不管她了,她心里只怕是比死了还难受,这不是寒了人心吗?”飞霞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看上去倒真像是多么难过,多么替彩云不平一般。
郑佳怡听到后,神情更是难过,但却沉默了下来,没有再说什么,她现在心里真的是乱乱的,哪里还有什么法子可言。
离忧见状,顿时觉得飞霞很是奇怪。虽然平日里彩云与飞霞两人的关系看上去倒也不错,不过以飞霞这样的性子来看,却不像是那种会对人掏心掏肺的,而以她的聪明也一早便想得明白彩云大闹厨房可能会受到惩罚,但她明知此事不但没有去劝阻,而且彩云回来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还一脸高兴地跟着夸张。
而现在,彩云出事了,她虽表现得十分关心彩云,十分想救彩云,但刚才说的那些话却更像是在逼着郑佳怡不断在这事上去折腾,不论有用没用,不论能不能帮到彩云,甚至还说出什么寒了人心这样的话来。
虽然一时弄不清飞霞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离忧却肯定这丫头一定不是这么简单的。思及此,原本她想当面将郑子云答应帮彩云一事说出来的,现在却临时改了主意,最少她认为在彩云没有出来之前,这事还是先别让飞霞知道为好。
更何况,若是让飞霞知道,只怕大少爷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他们之间又单独说了些什么,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飞霞一定会借着五小姐的名义让她说得清清楚楚的,到时她不愿详说,指不定飞霞会如何联想,又得生出些什么事来。
“小姐,奴婢有一事相求,还请小姐允许奴婢能与您单独说上几句话。”离忧多留了个心思,只道自己有事相求,希望能够避开飞霞这个多事的人。
郑佳怡倒好说话,也没多问便点了点,顺便让飞霞出去给她准备些吃的东西,将她给光明正大的支开了。
飞霞一脸的不爽,本想骂离忧事又不花力气做,这个时候却还有脸求主子事,但见郑佳怡已经答应了,只好暂时先忍了下来,想着一会回来后再单独问主子个详细。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要是能帮到你的自然会帮忙。”郑佳怡见飞霞已经离开了,便朝离忧说道:“只不过眼下我这个泥菩萨也是自身难保,恐怕是没有多大的能力帮到什么了。”
离忧见郑佳怡一脸的落寞,再见她也没问到底是什么事便应了下来,当下微微一笑,心中更是对这五小姐多了几分喜爱。
她也没急着说,而是先走到门边过将门给关了起来,然后这才回到郑佳怡身旁,轻声说道:“小姐,其实奴婢并没有什么事情要求您,只不过是有些话不太方便说给其他人听,所以这才会用这个法子支开飞霞姐姐。”
“哦?你要跟我说什么?”郑佳怡见状,一脸的好奇,在离忧的影响下也不由自主地压低了些声音:“放心吧,既然你这般说了,我自会保密,不会再告诉其他任何人,包括飞霞。”
“倒不是奴婢不放心飞霞姐,只不过这事大少爷吩咐过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奴婢也不好声张。”离忧倒是相信郑佳怡,这主虽然耳根子软,但嘴巴却还算严实,而且为人还十分守信。
郑佳怡听离忧突然提到了郑子云,顿时心中一动,神色也瞬间带上了喜色::“莫不是,莫不是大哥他改主意了?”
见郑佳怡这般聪明,马上便会意了,离忧笑容满面地点了点头:“对,大少爷让我转告您,说是彩云姐的事会尽力而为,只不过夫人会不会答应这就不能打保票了。”
“太好了,太好了,只要大哥帮忙的话,母亲大人那里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郑佳怡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若不是离忧在一旁提醒,只怕早就高兴得喊了出来。
她真是没想到,郑子云竟然会突然改变主意,看来,只怕是她们走后离忧借机说服他的。
好一会,她才平静了下来,突然想起离忧额头上碰红的地方,连忙又问道:“离忧,你是怎样说服大哥的?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大哥才让人打了你?”
离忧见郑佳怡误会了,却又不好说这是被郑子风给撞的,于是只好凑合着解释道:“小姐,这是奴婢自己不小点心撞到的,不关大少爷什么事。而且奴婢也没有特别怎么去说服大少爷,只不过又补了几句,推了一把。实则是大少爷心中早就被您给说动了,不想您为了彩云姐这般为难,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又不好直说,怕传出去,以后谁有个什么事都来找他,那他便真的难做了。”
“大少爷说了,这事不论成与不成,您都不要跟任何人说是他出面帮的忙。”离忧再次交代道:“咱们就当不知道这事,心里头明白就行了,至于感谢什么的,大少爷说了都是兄妹不必那般见外,小姐日后好好的就行了。”
“好,好,我明白,我都明白。我会听大哥的话,不会再跟任何人提起,就连彩云也不会多说的。”郑佳怡连连点头,却也没有再多问离忧详细的过程:“总之,这事还是谢谢你.”
她拉住了离忧的手,看着离忧额头上的碰伤继续说道:“虽然你把功劳全部都推掉,但我却也想得明白,大哥能应下这事,你是功不可没的。你即不居功,也没有说半个委屈的字,可见你心胸宽广,气度过人。说实话,我还真是得感谢刘姑姑,是她让我有了个你这么好的丫环。”
“主子过奖了,奴婢真的没有您说的这么好,只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事罢了。”离忧见郑佳怡一直盯着她碰伤的地方瞧,心知这误会是很难再解释了,于是索性也默认算了,被大少爷狠狠教训了一顿之后这事才成了再怎么样也比无缘无故就突然改主意要来得强,而且连解释都省了,倒也未曾不是件好事。
郑佳怡笑着点了点头:“现在好了,彩云的事也算是能够安下心来了,只不过……“
她顿了顿,微微收拢了些笑意继续说道:“只不过再怎么样这三天还是得一直被关在柴房,连东西也不给吃,只怕也得受不些罪呀。“
离忧见状只好劝道:“小姐,您得往好处想,能够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其他的我们再说吧。”
郑佳怡嗯了一声,随后也不再多说,没一会的工夫飞霞回来了,便先将离忧打发下去吃饭去了。
飞霞本想趁离忧不在问一下郑佳怡刚才到底说了什么事,却没想自家主子连提的意思也没有,暗示了几次后也没有什么突破,只好放弃了这想法。
随后两天,郑佳怡也没有再那般心神不宁的忙彩云的事,反倒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沉稳了不少。飞霞心中自是想不太明白,不知道主子为何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再见这几天主子直接让离忧一并放到身旁服侍,对离忧也愈发的器重起来,心中更是有些不是滋味。
原本郑佳怡想偷偷派人去此柴房那边看看彩云,买通那守门之人给彩云送点吃食什么的,后来离忧只说了一句不妥,郑佳怡便打消了念头,随后也不再提及。
飞霞虽也知道这样做并不好,那守柴房的人可是夫人的人,就算钱财收了,东西也让送去了,只怕转身还是会马上告诉夫人,到时受罪的可不仅仅是彩云了,还得让郑佳怡实实在在的搭上一条抗命不遵的罪名。
但可气的是郑佳怡竟那般听离忧的话,甚至连理由都不用多听,全然不似以前一般,就连她暗地里若有所指的说点什么,只要刚提到离忧便会被郑佳怡打断,不许她胡乱猜测。
不过,飞霞却也是极懂得审时度势之人,不论何种理由,反正五小姐现在对离忧看上去挺重视的,因此面子上她也不会对离忧怎么冷言冷语的。
第三天傍晚,郑夫人那边总算是放下话来,念在彩云这三天面壁思过的表现还算良好,认错态度也不错,因此网开一面,不会再将她卖出府,只是日后也不能再留在主子屋里当差,改罚去洗衣房了。
得到消息后,郑佳怡连忙带人去柴房那边,得到允许后这才将人暂时给带了回来,但第二天便得让彩云去洗衣房那边报到当差。
郑佳怡心中清楚,这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若不是郑子云暗中帮忙的话,只怕这会工夫人伢子已经过来将人给领走了。正如离忧所说,去到洗衣房虽然累了点,但多少还是在府中,日后她还是能够照顾到一点,等到有了合适的机会,还是有机会能够再将彩云要回来的。
彩云回来后在飞霞的帮忙下进了些稀饭,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所以一下子也不能吃得太多,只能进些流食,等肠胃适应了以后,再慢慢增加食量。
吃过东西有了些力气后,彩云又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便进了郑佳怡的寝房,单独留下来与郑佳怡相处。
这一晚,其他人都被打发开了,郑佳怡与彩云说了大半夜的话,随后才各自睡下,第二天一早,用过早膳后,彩云这才与其他人告了个别,拎着飞霞昨晚替她整理出来的包袱独自去洗衣房。
“谢谢你,以后小姐就拜托你了。”经过离忧身旁时,彩云微微停了一下,用只有离忧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随后很是真诚地笑了笑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离忧心知昨晚郑佳怡与彩云两人之间一定说了很多很多,看到如今虽然被罚到洗衣房,但神情却并无半点怨恨的彩云,离忧知道,经此一事,这个心高气骄的漂亮丫环应该是真正长大了。
彩云走后,离忧正式接替了彩云以前的差事,与飞霞一并轮流近前服侍郑佳怡,因为也看得出飞霞心中所想,所以在些起露面或者表现的事情上,离忧向来都不去争,相反都是主动让给飞霞去做,因此慢慢相处下来倒也算是和睦,最少表面是如此。
前此天郑小西果真来找过离忧一次,自是郑子风吩咐她来的。离忧当时正好抽不开身来,只好问清了小西她家主子到底遇到了什么为难事。
一听说那家伙是因为很快又要接受先生与郑老爷的再次考核了,肚里没货,心理也自然没底,又怕事后再次受罚,因此便想找离忧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度过难关。
离忧见状,却也没有袖手旁观,想了想后,偷偷教了郑小西几招作弊的方法,这些可都是现代“精英”人氏通过长期实践给总结出来的最有效的方法,这么多种总归有郑子风合用的。
郑小西听得目瞪口呆,也不知道离忧打哪里弄出这么多妙招,不过总算是能回去交差,便也没有多问,带着得来的绝技回去救驾去了。
一连过了好些天,郑小西都没有再来,离忧算算时间,估计着郑子风这次只怕是吉多凶少,暗道下见着那家伙一定得索些银子补偿下自己的点子才行。
这天刚换完差,离忧刚走出正屋,便有守门的过来通报,说是院子外头有人找她。离忧谢过通报之人,也没多想,便走了出去。
第二十五章:患难见真情
第二十五章:患难见真情
出到门口,离忧左右扫了一眼,果然看到左侧围墙边上正有人在那里等着。原本还以为是郑小西来跟她说郑子风被他那先生与父亲考核的结果,却没想到竟会是洒扫房的福儿。
算算时间,她从洒扫房到五小姐这也差不多一个月左右了,之前她也曾回去看过她们一回,趁着她们休息的时间去的,怕撞上赵家媳妇所以也没久留。
不过上次去时绿珠她们都说赵家媳妇虽然成天不给她们好脸色,但却也不敢真正做得太过份。洒扫房的姐妹倒也挺团结的,若是太过份的要求则会一并反抗,赵家媳妇怕耽误差事到时给自己惹上麻烦,所以也只好收敛了一些。
这一切也算是刘姑姑的功劳吧,虽说只是个小小的洒扫房,可进去的人在她的管教下却个个都很有骨气,如今刘姑姑虽走了,却也没有人随随便便的给刘姑姑丢面子。
离忧见是福儿,当下心中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按理说若没什么紧急事的话,才隔了这么些天福儿不可能单独跑到这里来找她,而且也不进去,只有外头等候,脸上的神情也不怎么好,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福儿姐,你怎么来了?发生了什么事吗?”离忧三步两步朝福儿走去,边走边问。
福儿见离忧出来了,顿时如同遇到了救星一般,连忙迎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道:“离忧,不好了,二丫姐出事了。”
“二丫姐?”离忧一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先别急,慢慢说清楚,二丫姐到底出了什么事?”
出事了?难道赵家媳妇拿二丫开刀了?之前整个洒扫房,除了她这个大冤家以外,就数二丫对赵家媳妇的态度最不好了,这一切也都是因为离忧,离忧心中清楚,二丫是记着她当日的顺手之恩。
可即使如此,赵家媳妇也不应该会明目张胆的太为难二丫才对呀,要知道二丫也算是洒扫房的核心人物了,更何况上次去看她们时也没有听到半点什么不好的预兆呀。
福儿嘴角一扁,似乎是再也忍不住了,很是难过地说道:“离忧,你快去看看二丫姐吧,她只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什么?”离忧脑中如同一阵雷击,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病得很厉害,已经昏迷了三天了,高烧一直不退,我们什么办法都想了但却一点好转也没有。”福儿眼泪都出来了:“昨天我们凑钱请了个郎中过来,钱倒是全花了,可却半点作用都没有,现在连药都灌不下去,郎中说已经没得救了。”
没得救了?离忧觉得心突然如同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似的,简直有些透不过气来,没想到之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现在却被告之要死了。
她重重地吸了口气,突然拉起福儿的手便往前走:“福儿姐,边走边说。”福儿自是点头,两人快步朝洒扫房而去。
一路上福儿将整个事情始末一口气说了下来,原本二丫已经病了好些天了,只不过前些天并没有这般严重,三天前突然高烧不退,整个人一直昏迷着,请了郎中过来只说没用了。
赵家媳妇压根就不理二丫的死活,只说别死在这里,让人跟上头通报了一声,昨日当晚上头便来了人说是让人去了二丫家,叫她家人将她给领回去。
二丫父母都不在了,两位兄长都不愿意接这个半死不活的妹子回去,管家知道后也不理了,只道已经通知了家人,既然人家不理,那么日后生死便不再负责。又听说已经请过郎中了,便连郎中都不再请了,只给了二两银子说是再去按方子抓两副药,听天由命了。最多死了郑家顾念情面,给帮手安葬了。
离忧听后更是一肚子的火,郑府的做法也就算了,虽并不太近情理,但这样的社会却都是如此,挑不出什么不对来。别说是一般有钱人家的粗使丫环,就算是宫中普通的宫女,若是病了,那也只能听天由命,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替她们花钱认真治疗。
只是没想到二丫家那两个不争气的哥竟如此无情,连妹妹的死活也不理,退一万步,就算真没钱治病,好歹也将人接回家中好好照顾,哪怕是死了,二丫最少也还能感受到一下家的温暖。可现在,她却如同孤儿一般命悬一线地躺在那里。
人性,真是太让人失望的东西,若不是还有洒扫房那几个心地善良的姐妹,也许离忧真的会一并愤恨整个世界。
“二丫姐,二丫姐”坐在炕边,离忧朝躺在那一动不动的二丫叫了几声,却丝毫没有反应。
她伸手摸了摸二丫的手,尽管绿珠等人不停的替她用湿毛巾给她额头降温,但她身上的温度却仍就烫得惊人。
“离忧,她听不见的,都三天了,一直这个样子。”绿珠在一旁拍了拍离忧的肩膀,叹了口气道:“昨天偶尔还会说几句糊话,今日连糊话都没听她说一句了。”
柳枝则忍不住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本来就只是个普通的风寒,二丫姐也没在意,早知道会这般严重,先前就算是四处凑钱也得让她去看病的。”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看到躺在那一动不动的二丫,众人除了替她难受以外,同时又何尝不是替自己哭。要知道,像她们这样的人都是一个命,万一哪天跟二丫一样,一病不起,那就也只有等死的份了。所以,像她们这些人,什么都不怕,哪怕饿上两天也没事,怕叫怕生病。
像二丫这样等死,这是一种多么大的悲哀。其实这还不算最惨的,好在昨日请过郎中了,证实就是风寒引起的,并不是什么其他能传染人的病,否则的话就算是二丫家人不领她,郑府也是不敢将她继续留在府中的。那样的话,就真只有曝死街头了。
“绿珠姐说二丫平日要好的也不多,以往咱们几人也处得不错,所以才让我去找你过来,好歹也能多个人给她送送行,让她黄泉路上心里不会太苦。”福儿早已泪流满面,进府到现在她与二丫关系最好,如今自己却也只能看着她这般无能为力。
屋子里悲伤的气息越发的浓,就连绿珠也无声地流着泪,一脸的无奈。离忧神情愈发的凝重,也顾不得应几人的话,赶紧对二丫做了一下简单的检查。
她伸手扒开二丫的眼睛,看了下瞳孔的变化,又附耳在心脏上方听了听,最后还伸手摸了摸脉。绿珠几人见状,都不由看向离忧,虽不知道在期盼什么,但却突然好象多了一点希望似的。
“离忧,你会医术吗?”绿珠见离忧似乎已经检查完了,这才出声问道。
“不会,我只是大致检查一下状况。”离忧边说边站了起来,她已经想好了,二丫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了,不论能不能救活,但最少她得尽最大地努力尝试一下。
“绿珠姐,你们先在这里照顾好她,我去去就回。”离忧朝绿珠交代道:“记住,现在一定得想办法给她灌些水进去,否则她挨不了多久了。”
说着,离忧也来不及多做解释,快步跑出了出去,身后传来福儿的喊声,只不过离忧并没有再耽误时间,而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福儿,别喊了,离忧想必是去想办法了。”绿珠望着离忧消失的方向,随后继续说道:“这丫头做事向来都有分寸,不可能无缘无故这般。咱们按她说的做,想法子灌些水给二丫喝下,在这里等离忧回来。”
福儿与柳枝纷纷点了点头,离忧虽并没有明说,但她们心中却很明显的多了一点东西,希望。
离忧出了洒扫房后,一刻不停的往三清园奔去,当然她此行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三清园,而是江一鸣那里。这个时候江一鸣应该不会去三清园,所以她只能从三清园那里穿过去直接去他住的地方找他帮忙。
她头脑中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他,而放眼整个郑府,这个时候她也只能去找他了。
一口气冲进江一鸣住的院子,离忧来不及停下喘上一口气,便直接往他书房方向奔去,按他的习惯,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呆在书房的。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没规矩的横冲直闯”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十五六岁小厮模样打扮的男孩子冲了出来,猛的拦住了离忧的去路。
离忧连忙止住步子,边大口喘着气边朝那小厮说道:“我有急事,要找江一鸣,他在不在?”
“你谁呀,怎么直呼我家公子的名讳?”小厮见离忧一点规矩也没有,顿时便拉下了脸:“我家公子可是郑府表少爷,哪里是你……”
话还没说完,突然从书房传来了江一鸣的声音:“拾儿,不必拦她。”话音刚落,江一鸣便从书房内走了出来,快步往离忧这边走来。
被唤作拾儿的小厮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自家主子会听到声音这么快便出来,不过他反应还算快,见主子已经走过来了,连忙自觉地退到了一边。
“离忧,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她气喘吁吁的样子,江一鸣不由得皱了皱眉:“先进书房休息一下再说吧。”
“不,不,来不及了。”离忧连忙调节好自己的呼吸,直奔主题:“江一鸣,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可以”江一鸣连问都没问到底是什么忙,便毫不犹豫地点头应了下来:“你别急,慢慢说。”
离忧欣慰极了,江一鸣的毫不犹豫让她的心渐渐安稳了不少,她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客套的话,直接道:“我有一个地洒扫房当差的朋友,现在生了重病,高烧不退,已经晕错了三天,我不知道她还有没有救,但我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一鸣,她的家人都不管她,郑府更不会浪费银子在她身上。如果你的条件允许的话,帮帮她好吗?”她拉着他的手,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若是连江一鸣也救不了二丫的话,那么其他人更是没有希望了。
虽然与郑子风关系也不错,可他毕竟年纪还小,没什么自主权,而郑子云那人她却是不想再欠人情了,唯独江一鸣即不会让她有心理上的负担,同时也应该是最具备能力帮忙的。
“好,我帮她”江一鸣反手握住离忧的手,安抚她道:“你放心,我会尽最大的能力帮她的。”
说着,他转过头看向一旁早已看傻了的拾儿,快速吩咐道:“拾儿,快去备辆马车,在郑府后门候着。”
拾儿哪里见过自家公子这般模样,不由得揉了揉眼睛将离忧看得再清楚一些,猛的听到公子的吩咐,这才醒悟过来,连忙领命跑了出去。
“离忧,病人现在在哪里?我跟你一起去带她出府治病。”江一鸣边说边转身往正屋方向走去:“你先等我一下,我取点银子。”
“不,一鸣,你还是去后门等着吧,我那边有人手,可以将她送上马车的。”离忧连忙说道:“咱们分头行动,一会在后门会合。”
“好。”江一鸣很快明白了离忧的意思,虽然自己这个表少爷在郑府并不怎么出名,但认识他的人却也不少,若是一会让人看到他与离忧一并带个下人出府,只怕会引来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倒是无所谓,只是对那病者也好,对离忧也好,影响却是很大的。这个时候她还能考虑到这些,倒确实是相当不错的了。
说实话,那个病人他压根就不认识,生死什么的本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只要是离忧在意的人或事,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离忧片刻不敢停留,一口气又跑回了洒扫房,好在也没撞上什么多管闲事的人,只不过这一来一回的虽不算太远,但也累得够呛。
“绿珠姐、福儿姐,柳枝姐,快些帮忙把二丫扶起来。”离忧进了屋,一屁股坐了下来,顺了两口气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帮我把她扶到后门口,我现在送她去治病。”
“啊,什么?”
“治病?”
几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全都直勾勾地盯着离忧瞧,不知道她这么往外跑了一趟怎么一回来便说这些,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要知道带二丫去治病可得花不少的钱呀
“没时间解释了,反正你们照做就行了,信我吧。”离忧歇了一会,又马上站了起来,直接动手去扶二丫。
“听离忧的,快帮忙。”绿珠这个时候也不想那么多了,提醒另外两人一起过来帮手。
几人合力将二丫扶着便往外走,后门离洒扫房倒不算远,不过几个女孩子再带上一个完全昏迷的人却也是很吃力的事,速度怎么样也快不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刚出院子,便听到身后传来赵家媳妇刺耳的噪音,众人只好先停了下来。
“离忧?原来真是你这个臭丫头,我还以为我大白天看花了眼呢”赵家媳妇一把跨到几人面前,拦住去路,也不理挂在绿珠她们身上的二丫,径直朝离忧进攻道:“你现在可不是咱洒扫房的人,跑来想做什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5